Draw Something回來了,看Zynga如何重拾玩家熱情

1

You are drawing CRAZY

如果要說現在最火熱的手機遊戲,那可能是「Candy Crush Saga」(糖果消消樂)或「Puzzle & Dragons」(龍族拼圖),但你還記得一年前曾經紅極一時的「Draw Something」(你畫我猜)嗎?

去年這個時候,大家都在拼命塗鴉,也由於遊戲快速竄紅,所以吸引了社交遊戲巨擘Zynga的關注。後來,該公司便以2.1億美元的高價,收購「Draw Something」的母公司OMGPOP。

很可惜的是這款塗鴉遊戲命運多舛,也許是繪圖的模式比較複雜,熱潮一過便難以為繼,也或者是擅於繪圖或熱衷塗鴉的玩家並沒有那麼多,所以這款遊戲很快的從燦爛轉趨平淡。「Draw Something」被收購之後,並未給Zynga帶來太多的助益。而隨著每天不斷有新的App問世,慢慢地大家也就遺忘了這個名字。

不過,「Draw Something」畢竟是一款巨作,至今每個月仍有約1到2千萬名的玩家。根據AppData網站的統計,每日的活躍用戶仍高達百萬以上,這也給Zynga帶來一些信心,願意持續投入開發新作品。

今年二月,Zynga宣布「Draw Something」的下載記錄超過1億大關,在繳出這張及格的成績單之後,後續的動作也呼之欲出。不過,就在此刻卻也傳出OMGPOP原來的執行長丹·波特(Dan Porter)異動的消息。丹·波特之前曾抨擊過Zynga的作風,雙方或有嫌隙,當然也可能只是先前收購時議定的綁約時間到了。總之,他即將離開Zynga公司,不再插手「Draw Something」事務。

Zynga行動遊戲部門的副總裁尚.凱利(Sean Kelly),銜命接任OMGPOP的主管。據傳尚.凱利的新任務,就是要燒熱這口冷灶,不但得儘快推出續作「Draw Something 2」,同時希冀重新贏回玩家的信心。

根據國外媒體的報導,目前「Draw Something 2」已經在瑞典的App Store上架,由於增加了更多社群功能,遊戲一上架便有亮眼的表現。

至於為何率先在瑞典上架,這是因為瑞典的玩家最捧場,過去「Draw Something」曾在這裡拿下第一個App Store的排行榜冠軍,自然Zynga公司不會忘記這群北歐的友善玩家。

「Draw Something 2」沿襲了第一代的介面,但有更多細膩的設計,也提供更棒的繪圖工具。不但加強分享的機制,也新增了藝術家小檔案(Artist Profile)的設計,使得這款遊戲可以成為策展或粉絲經營的平台,這對於擅長繪畫的用戶來說,可以說是另外一個驚喜。

Draw Something 2

透過這個社交塗鴉遊戲,玩家可以追隨朋友、名人,或是發現更多新銳的藝術家。舉例來說,我就很期待社會學家好友Jerry Cheng以後也來玩「Draw Something 2」。如此一來,不但有機會可以一起玩遊戲互動,更可以欣賞他的畫作!

而除了社群功能,「Draw Something 2」還有哪些亮點?最值得一提的是,玩家終於可以把自己的心血結晶存檔了,不用像第一代遊戲,還得自行擷取畫面。其次,Zynga也內建了線上商店(Shop)的功能,讓玩家可以自行選購各種畫筆或工具。另外,「Draw Something 2」還新增了「Free Draw」(自由繪圖)的功能,讓單純想要塗鴉的用戶也可以好好畫圖,不受遊戲的干擾。

「Draw Something 2」的全面出擊,乍看之下仍不脫遊戲的本質,但其實慢慢朝生活娛樂和社群面向發展,甚至更有企圖形成一個策展的平台。這款遊戲能否再度引發熱潮,現在還言之過早,但我確信的是Zynga公司在這一年並沒有虛擲光陰,從他們如何重拾玩家熱情便可看出一些端倪。

Draw Something回來了,你看的是熱鬧,還是門道呢?

Jordan - Draw Something

Share.

About Author

Vista來自風城新竹,現居臺北市,悠遊於網路、媒體與科技產業。平常喜歡看看書,寫寫字。曾任《數位時代》雜誌主編,主要關注創業、社群與行動網路發展。文章散見UDNVista.vc天下數位時代Tappier等媒體或網站,也歡迎造訪我的部落格Facebook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