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楊力州談《水蜜桃阿嬤》

6

聽導演楊力州談《水蜜桃阿嬤》,短短幾句話就令我鼻酸。我也需要爸爸啊,我多少能夠理會那種感覺……

  • 不要為逝者流淚,要為生者傷悲。
  • 力州,告訴我他們需要什麼?我說:他們需要爸爸、媽媽。
  • 我們沒有辦法給他們爸爸、媽媽,但是我可以給他們很多的愛。

    如果您聽不大清楚影片中導演的話語,請把喇叭音量開大一點,謝謝!

  • Share.

    About Author

    Vista來自風城新竹,現居臺北市,悠遊於網路、媒體與科技產業。平常喜歡看看書,寫寫字。曾任《數位時代》雜誌主編,主要關注創業、社群與行動網路發展。文章散見UDNVista.vc天下數位時代Tappier等媒體或網站,也歡迎造訪我的部落格Facebook粉絲專頁

    6 篇迴響

    1. Pingback: Vista 2.0 - 維斯塔日記 - » 與你分享《水蜜桃阿嬤》3分鐘版短片

    2. 冷血與矯情的紀錄片寧可不要

      1.楊力州導演在拍攝紀錄片時,來花蓮找我時我曾告訴他:過去你從不拍原住民紀錄片,對原住民議題也不關心,也不瞭解原住民的處境, 你應該好好的做功課,如果拍不好而播出後會受到社會批判,包括我。這兩年楊力州導演拍攝原住民紀錄片都和商業財團提供資金有關。

      2.掌握攝影機就是掌握權力,也掌握詮釋的權力,其詮釋也會被呈現出來。一個受過學院訓練的導演,拍攝巨大的傷痛或困境是可以的,但影片必須成為社會改革與社會進步的動力才會受到肯定。若是一味的渲染阿嬤家裡的自殺事件,但未認真探討自殺的原由未處理社會制度與結構問題,僅一般化的呈現原住民自殺個案議題,那麼已經是刻板化、污名化的原住民族,將可能被貼上自殺族群的標籤,這對長期以來外界對原住民的不瞭解或誤解將更加深。

      3.當一個人在社會上認真努力的打拼,但還是不能溫飽自己或家人而走上自殺的絕路時,這已經不僅僅是個人問題,而是社會制度出現問題,這是紀錄片導演應該知道的。遺憾的是水蜜桃阿嬤紀錄片,僅聚焦在一個家庭的某一部份而已,社區關係、部落關係在片中都不曾被討論,這對自殺家屬與泰崗部落都造成傷害。

      4.原住民不像都市人,樓上樓下互不認識,左右鄰居互不相往來,原住民住在部落裡有一兩百年甚至幾百年的時間,是緊密的生活,關係非常密切。所以紀錄片不能僅一般化來處理,否則就像楊力州自己說的,他理智的去尋覓,為什麼走的人為何要做如此決定。但拍攝過程下來,那個為什麼其實是益發模糊。主導影片故事主軸的導演在這般認知下,如何能拍好一部觸動社會進步的紀錄片呢?

      5.楊力州導演應該向阿嬤與家屬道歉,向泰崗部落道歉,向泰雅族道歉,向原住民族道歉,向社會大眾道歉。

      6.關於紀錄片本身,由於它有污名化原住民族之虞,強力建議商業周刊應立即停止播放,除非加入觀眾可以理解的自殺背後的各個影響呈現。我在音像記錄研究所的老師曾經說: 冷血與矯情的紀錄片寧可不要。潘朝成從未忘記這句話,楊力州忘了嗎?

      潘朝成(木枝.籠爻/噶瑪蘭族) 紀錄片導演 2007.07.11

    3. 我並不認同潘朝成先生所提出的[ 水蜜桃阿嬤紀錄片,僅聚焦在一個家庭的某一部份而已,社區關係、部落關係在片中都不曾被討論,這對自殺家屬與泰崗部落都造成傷害。] 在記錄片中感受到果農(不只是原住民)對於辛苦付出與收成之間的無力感,表達出這是台灣政府對於農業整體規劃的問題,它並沒有特別去強調這是整個泰崗部落的問題,他想點出的是為何自殺?”自殺”對家人及孩子所造成的傷痛。就像楊力州導演所說的在剪接的過程中有許多是他想放進去但還是必須忍痛被捨棄的,因為記錄片要探討的議題是自殺並不是社群,一個導演必須強迫自己冷靜思考,什麼是東西是自己最想表達出來?!放入太多想自己想要表達的影片只會更加模糊焦點。或者就如同潘朝成先生所說的:原住民不像都市人,樓上樓下互不認識,左右鄰居互不相往來,原住民住在部落裡有一兩百年甚至幾百年的時間,是緊密的生活,關係非常密切。那麼從記錄片中來看,都市的冷漠是否正代表著自殺的高可能性,那麼這更不止傼是泰崗部落的問題而已。反觀阿嬤與孩子們面對這樣的巨痛,選擇勇敢活下,這才是更值得深思的。傳媒角色是雙面刀它的確是能快速渲染死亡,但也能帶來希望;在水蜜桃阿嬤與孩子身上我看到的是無比的勇氣與希望。我個人認為這才是楊導演透過阿嬤家最想表達出來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