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水蜜桃阿嬤》首映有感

12

楊力州導演發表拍攝感言

連續幾天的滂沱大雨,對臺北人來說也許只是帶來生活的不便而已,但即便看著新聞播放土石流的畫面、聽著主播的悲悽聲調訴說悲哀的故事,也許對都市的人們來說,那一切還是太不真切。或者,我們根本從來沒想過這一場大雨,會對許多同胞帶來的生命、財產威脅……

昨日中午,我撐著雨傘來到民生東路二段的城邦大樓看商業周刊為部落客以及社會工作者所舉辦的紀錄片《水蜜桃阿嬤》首映。這是《奇蹟的夏天》導演楊力州費時半年,深入偏遠部落去紀錄一個有關「生命」的故事。

這幾年來,商業周刊以「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的主題,探討許多社會議題,並發動募款活動,造成許多迴響。今年,以「生命教育」為主題,探討自殺的問題,希望社會重視自殺年齡逐年下降的問題,同時針對國家未來主人翁加強生命教育的計畫。除了雜誌報導之外,商周這次同樣推出紀錄片作為另一種媒體素材,希望透過影片的力量讓大家了解自殺家庭的問題。《水蜜桃阿嬤》,這支紀錄片由去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奇蹟的夏天》導演楊力州製作拍攝。主角是一位獨力扶養七個孫子的水蜜桃阿嬤,阿嬤的女婿、兒子、媳婦都走上自殺這條路。

我原本以為這只是一部令人看了悲傷無以復加的紀錄片,雖然水蜜桃阿嬤讓偌大會議室裡的每個人都悄然落淚,但阿嬤的堅強和小朋友的童真也令我動容。我看到有朋友拿日本《佐賀的超級阿嬤》來比擬,這兩位阿嬤雖然身處不同的時空,但卻同樣有著堅忍不拔的意志和應對生活挑戰的大智慧,的確令我們敬佩、景仰。

對導演楊力州來說,《水蜜桃阿嬤》已經不只是一部單純的紀錄片作品了,來自原鄉的力量和溫柔,全然融入了他的生命之中。

這是一個巨大傷痛的故事。一開始拿起攝影機,我一直告訴自己,必須勇敢,勇敢不等於殘忍,因為唯有勇敢,不讓情緒氾濫或發洩出去,我才有辦法拍到生命的原貌。

這裡,有雲、有樹、有透徹的陽光,但是每到下午,霧就來了。那個讓空間美麗的雲霧,反而讓人看不清楚這個區域,也看不清楚這些選擇結束自己生命的人,究竟是為什麼?

摘自 商業周刊第1020期「在缺角的生命中 看見愛與原諒

看完首映,我開始擔心這一周來的大雨是否會對阿嬤的水蜜桃造成「水傷」,但同時我也充滿信心……對於新竹泰岡這一戶積極走出失去親人傷痛的朋友們,總會迎來人生的另一道溫暖陽光。

小豹開始懂事,小涵也將帶領這群小朋友繼續成長。一切的一切,都會往好的方向發展,我這麼地深信著。

導演楊力州在缺角的生命中看見愛與原諒

Share.

About Author

Vista來自風城新竹,現居臺北市,悠遊於網路、媒體與科技產業。平常喜歡看看書,寫寫字。曾任《數位時代》雜誌主編,主要關注創業、社群與行動網路發展。文章散見UDNVista.vc天下數位時代Tappier等媒體或網站,也歡迎造訪我的部落格Facebook粉絲專頁

12 篇迴響

  1. Pingback: Vista 2.0 - 維斯塔日記 - » 導演楊力州談《水蜜桃阿嬤》

  2. 看了您的敘述,心裡頓時覺得在台灣有人過著酒池肉林的生活,有人卻是過著衣食缺乏的生活;也有人努力 讓自己的生命豐富精采,也有人耗費生命;一個台灣豈只2個世界,是多面向的,但往往行成對比的諷刺。
    社會新聞中,可以看到首富嫁女,每位賓客是數千元的美食招待,但同時卻也有許多偏遠地區、弱勢族群的孩子沒錢吃營養午餐,讓人不禁感嘆命運造化的奇妙。
    但不論生活 如何困苦,生命終有他的出口,自殺是一個最不智,也是最殘忍的解決方法,尤其還帶著孩子自殺;生命有苦澀,也有虹彩,在走上絕路之前,請先想想自己所擁有的–健康、家人、朋友、..,有時暫時把事情放下,是解放自己,不代表逃避,也許再回頭時,當時的困頓早已煙消雲散。
    就如蘇東坡所寫的~
    也無風雨,也無晴

  3. 謝謝您的支持與推薦

    拍攝期間
    水蜜桃阿嬤是這麼說的

    難過,睡一覺就忘了。

    感謝洗衣機,否則連我也要罷工了。

    人要快樂,就不要想太多…,想很多,就把棉被蓋起來,就不煩惱了。

  4. 我看了第二場的試映,這是「淚中帶笑」的記錄片,看完也對自殺議題留下無數個問號,有好多部落格都急著知道解答,但導演並不提出廉價的答案(導演說,其實他也沒有答案),但我想,這已經喚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了:)

  5. 看完片子我也哭了
    尤其是母親節慶祝那段
    還有和爸爸留下來的那段影像的對話

    我想他們的爸爸真是一個純真又感情充沛的人
    沒有了妻子,自己也不想獨活
    可是他卻忘記了自己的母親和小孩
    他們比死去的妻子更需要他
    比起他的浪漫
    我更欽佩那些咬牙留下來扶養子女的父親或母親

    活著的人比死去的更堅強!

  6. 我是在6/17電視看到這部紀錄片的介紹..短短40分鐘我看到的生命的堅強與勇敢..通時間轉到別台..卻看到金曲獎頒獎藝人們穿著金光閃閃的說一些543,令人覺得不勝唏噓!
    我自己是一個非洲鼓團的團長,我十分樂意免費帶著團員到尖石鄉與阿嬤的孫子與當地小朋友們互動,如果有人願意安排的話,可以到我的部落格留言..或是寫信到bbiirrdd2005@yahoo.com.tw

    願所有人平安!

  7. 昨日看完年代播放的水蜜桃阿嬤,心理的確感觸很深,一個阿嬤要如此辛苦的撫養7個小孩真的是不容易且需要無比的勇氣與毅力.但從影片紀錄到這些小孩與記者的對話中常聽到一些死,沒錢等對生命及生活悲觀的字眼,他們的語言充滿了無奈及被人遺棄的無奈,令我覺得這才是問題的所在.當人對自己的生命及生活透露出任由命運的安排,而無法由自己決定及自己掌握.即使在他們的故事揭露出來得到世人的同情及金錢上的資助,那也只是短暫的.讓這些小孩透過教育方式及其他管道,能對自己的命運自己掌握,是我個人認為是目前最重要的,他們的父母已做了壞的示範,在遇到挫折選擇以自殺來逃避.要如何讓這些小孩有一些對人生正確的觀點.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有管道的話,我願意貢獻一己之力來幫助他們.

  8. 今天總算完整的看完《水蜜桃阿嬤》,除了感動的無以名狀之外,也為如此真實觸動人心的故事,感到心庝與悲傷,生命的可貴在片中表露無遺,在台灣存在太多價值觀的落差,我心庝片中這七個孩子所遭遇到無法抗拒的命運,也期望商週在這部片的背後,能夠觸動台灣更多的人來關心我們自己土地上的故事。

  9. 商業周刊希望彰顯的是人的生命韌性、意義與價值!而非自殺事件的社會議題。這部紀實片中,我們看到阿嬤的溫情陪伴!這群孩子階段性自主成長的過程,看似勇敢堅毅的外表,沉潛的脆弱仍不時浮現,令人動容…
    這群孩子的未來,除了需要社會大眾的關注之外,學校教育扮演很重要的支持性角色,而學校學區範圍大,往來部落的交通不便,所以學生絕大部分住校就學;又單親、父母雙亡及隔代教養的情形接近1/2比例的嚴重性,突顯了家庭功能失衡的現象及學生輔導的不易,老師們的辛苦及壓力可想而知…
    水蜜桃阿嬤及七雙小鞋感人的故事,或許只是學校冰山一角,他們能被媒體報導及關注是幸運的,其實每個學生背後幾乎都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期盼他們在被灌溉及關注下,能夠更自立自強,並懂得感恩惜福,將學校師長及社會人士的關愛化為奮發向上的力量,將來回饋給社會…
    秀巒國小其實有著一群活潑天真的泰雅孩子,而文化不利所導致原鄉孩子的學習困境,讓人心疼與不捨…Dewey:「要改變一個人的行為,先要改變他的環境!」另一個衷心期盼的建議是幫學校完成圖書室的遷移及教學環境的改善工作,讓原鄉的孩子在閱讀中悅讀,開發學習力及競爭力,讓原鄉的孩子夢想起飛!

  10. 一個驕傲媒體的邏輯

    「水蜜桃阿嬤」事件涉及到幾個不同層次的問題。

    走火入魔的商周邏輯

    這次「水蜜桃阿嬤」事件,充分表現出這是走火入魔的「商周邏輯」所導致的。商周人自認為聰明,自認為掌握贏的邏輯,自認為商周已經做到第一品牌還有什麼好挑剔的,自認為做什麼都是對的,正是在這樣強烈的組織文化/企業文化的氛圍下,終於踢到鐵板。7月4日,中國時報刊登出質疑的新聞後,商周的一系列作為,仍然表現出這種強烈且驕傲的「商周邏輯」──不願坦白承認錯誤,高調反擊批評者。

    商業周刊憑什麼可以製作生命教材

    「一個台灣兩個世界」,是商業周刊的年度大專題,也是商周塑造品牌形象的一大主題。今年,商周說要關懷「自殺」,幾經評估,決定選擇水蜜桃阿嬤的故事,作為今年的選題。水蜜桃阿嬤的女婿、媳婦、兒子相繼自殺,留下七個孫子。
    每年的「一台兩世」都有配合募款活動,這次商周設計的活動內容是,購買生命教材,贈送給全台的小學。

    從阿嬤的故事,跳到購買生命教材送給全省小學,這個生命教材還是自己設計的,不覺得這個邏輯太奇怪了嗎?活動的設計,離想要表現的主題,根本太遠了。但是,強烈的「商周邏輯」,穩穩的支撐著這個選題和募款的設計方案。甚至商周編輯部還認為自己做了全天下最善的事,今天竟然還要接受社會的質疑,真是太委屈。

    總編輯王文靜在TVBS上解釋說,因為商周也是做出版的,而且台灣自殺防治的教材非常匱乏,所以覺得商周可以來做生命教材。又是強烈的「商周邏輯」。但我們不禁要問:商周憑哪一點專業,有資格來製作生命教材?

    商周的生命教材有三項,如果兒童劇團的演出,目前大家都還沒看到,先不評價。紀錄片大家看到了,影片充分表達了阿嬤對命運的堅毅,但這樣就叫生命教材嗎?至於手繪本,看了幾頁樣品,也不懂這樣的東西就叫生命教材。對生命絕望的人,看了這部紀錄片和手繪本,就不想自殺了嗎?社會大眾絕對有資格來質疑。

    對自殺的解釋真是「唯心」到了極點

    電視上播出的「水蜜桃阿嬤」紀錄片,看完後,幾乎沒感覺到談了「自殺」這個主題。當然影片中很清楚的交代了,阿嬤兒子、媳婦自殺的經過,阿嬤也很不解為何他的兒子要自殺。但僅此而已,影片中完全沒有去探討這個自殺的背後到底是什麼。

    接著再去看雜誌的報導,作者也提出了疑問:阿嬤兒子為什麼自殺?難道因為百萬卡債就自殺嗎?好問題。但作者的解釋竟然是,找來一個所謂的專家,然後說:「這是典型的邊緣型人格」。

    「水蜜桃阿嬤」個案的故事,是專題的第一篇報導。專題的第二篇報導,試圖解析台灣的自殺問題,但大標竟然是「價值觀崩潰 十歲就輕生」,再看內容,滿篇講什麼「心貧」。返回「水蜜桃阿嬤」個案的報導,文章中被摘出來放大的話,竟然是「水蜜桃阿嬤的哲學:把棉被蓋起來,就不煩惱了」,整篇文章也被賦予了一個副題「一個愛與原諒的故事」。

    奇怪不是談自殺嗎?為什麼結論的導向竟然是:快樂就好。從紀錄片處理個案的方式,和雜誌的報導,隱含的結論,無一不「唯心」到了極點。

    總編輯王文靜在TVBS上解釋說:我們也很關心結構性問題,「水蜜桃阿嬤」的故事只是這個專題的1/4,專題還指出了政府對自殺防治的六大缺失等等。標準的「商周邏輯」──用自己狹隘的世界觀詮釋複雜的世界。(商周人一定不服,走遍全世界還會說英語,怎麼是狹隘…)

    財經專業?還是勵志小品?

    商周認為「一個台灣兩個世界」這個專題,正是要關注贏者圈外的世界。這聽起來,很有社會感,道德形象很好。

    但長期觀察幾年下來的報導,還有商周平常的報導取向,可以發現,說是要關懷另一個世界,但根本是用自己世界的邏輯,去解釋和呈現另一個世界,也從未曾敞開自己的腦袋,去了解另一個世界。

    談自殺問題,說是「心貧」。其實商周人,自己就是最大的心貧族。工作壓力大、節奏快,但生活卻是平淡單調到可以。報導類似水蜜桃阿嬤的故事,最大的作用就是給他們自己的生活帶來一點光和激勵──阿嬤那麼慘,我還是很幸福的。

    所以,與其說「一台兩世」有什麼社會責任感,毋寧說是商周人自己需要這類的故事來刺激自己、激勵自己。當然,這樣的心情的確瀰漫在台灣社會許許多多的白領上班族之中,所以商業周刊不敗於市場,而「商周邏輯」也就這麼被確立下來。

    所以,很容易就可以發現,號稱財經專業的商業周刊,其實內容的財經含量遠低於像工商時報、經濟日報、財訊這樣的媒體。商周以故事著稱,商周也以自己能寫出感動人的故事自豪。

    再拿這次自殺主題來說,財經媒體竟然沒有去分析這個自殺個案的政治經濟社會背景,在談整體台灣的自殺問題時,竟然也用心貧去詮釋。到底商業周刊是財經專業,還是勵志刊物?

    捐款應該給個案?還是通案?

    再來,應該談到搭配「水蜜桃阿嬤」的募款問題了。

    商周不斷解釋,募款不應該針對個案,往年也是這樣。在某種程度上,我同意這樣的說法。但要問的是,既然在紀錄片的處理上,完全不談通案問題,鏡頭全部在水蜜桃阿嬤一家人身上,募款廣告文宣又全都搭著水蜜桃阿嬤,這怎麼不讓人產生錯覺,以為募款的捐助對象應該就是水蜜桃阿嬤一家?

    的確應該講通案、結構性問題。但既然商周的處理方式是如此微觀、唯心,怎麼募款的資金運用又是通案的?這都在在讓人產生錯覺和誤解。

    文宣簡化?還是根本想A錢?

    好,就算大家都看清楚募款廣告,是要買生命教材,是通案處理了。但這個募款活動仍然問題重重。

    總編輯王文靜在TVBS上解釋說,募款廣告的說明與當初向內政部提出的計畫書不一樣,是由於在製作文宣時的簡化,導致的落差。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為什麼在7月4日爆發爭議時,不立刻拿出給內政部的計畫書和預算表?為什麼在之後的幾天,陸續編造了不同的說法?(到目前為止,我們也不知道7月7日公佈的預算表,是否就是給內政部的版本。)

    僅這一點,完全能懷疑,這個募款的設計,就是想A錢。而商周一再辯稱自己是善意的初衷遭到誤解,也根本完全不能成立。

    我想商周的主其事者,不可能在事發後,仍然沒發現原始計畫書與廣告文宣有很大的出入。但為什麼還要做出一連串的反擊動作,死不認錯,原因很簡單,那是因為主其事者在編輯部內所創造的「商周邏輯」將完全破產,主其事者在編輯部內的威信將盡失,所以只能再繼續編造各種謊言來反擊,這也是所謂的「商周邏輯」──只會贏,不可能輸。

    只可惜,事實真相真的太簡單了,幾個簡單的數字一比對,誰都能發現問題的存在。就這樣,自認為聰明、一定贏的「商周邏輯」,引火入焚,不攻自破。(end)

Leave A Reply